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微博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微博

孔子生命里的三个女人

时间:2019/11/6 14:10:55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浏览:2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天底下一条条的暗白色,像蟹肚子上的纹理,那是鲁国东郊的马路。路的四岔口处黑纠纠地围着一群人,像蟹腹上一团没洗掉的的脏泥。这团黑色越裹越大,惊动了拂晓,扰醒了百姓——那 里杵着一具冰冷的棺材、一位戴孝的少年。新来凑热闹的人被一股晦气和好奇驱使着,四处打听: “这孩子是谁家的? ”...
   天底下一条条的暗白色,像蟹肚子上的纹理,那是鲁国东郊的马路。

路的四岔口处黑纠纠地围着一群人,像蟹腹上一团没洗掉的的脏泥。

这团黑色越裹越大,惊动了拂晓,扰醒了百姓——那 里杵着一具冰冷的棺材、一位戴孝的少年。

新来凑热闹的人被一股晦气和好奇驱使着,四处打听: “这孩子是谁家的? ”“棺材里是他什么人? ”“为什么把棺材放在街边? ” 熟悉情况的老观众热心解答:“棺材里是他的母亲” “他想让母亲和父亲合葬,但不知道父亲葬在哪。 ”“也是个可怜孩子。” 可怜孩子,没有可怜几天,就被当地某贵族家里连人带棺材一齐接走了。

天,像盏坏了的白炽灯,一明一暗,才闪了几千下,便过了几十年。当日戴孝的少年做了大司寇,站上了鲁国的权力巅峰。

旧时的坊闻再度沸腾,人们都说,那次街边停丧改变了少年的人生。

他们还是狭隘了点。如果把时间线拉得足够长,就会发现,那次停丧还改变了中国的历史。

停丧的大路是鲁国著名的“五父之衢”,戴孝的少年是年方十七的孔子。

孔母

孔子的父亲孔纥是一个有点落寞的小贵族,他的母亲颜徵在身份比较模糊,有人说是地道的农民,也有人说她家是士族。

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里说: 两人“野合而生孔子”。

“野合”一般有两种解释:一种是字面的,在野外发生“天知地知”的性关系;另一种是泛指,没有经过正当嫁娶礼仪的婚配。

孔子父母这段“露水姻缘”就属于礼聘不备,自由结合。加上古代又有“聘则为妻,奔则为妾”的说法,因此颜氏只是孔纥的妾。

孔子三岁时,父亲孔纥便死了。在孔家没什么势力的颜氏被赶了出来,连同着孔子。就像小说里一贯写的那样,是个婚姻悲剧。 所以孔母很少跟孔子提及他的父亲,《史记》用“讳之”: 有些回避和忌讳。 正因如此,我很怀疑“与其父合葬”到底是不是孔母的本意。倒是孔子,在认祖归宗之后,一跃成为贵族阶层,拿到了混迹政圈的入场券。

据《孔子大历史》作者李硕观点,孔子当时年纪这么小,这个停丧不发、制造舆论的点子,一定是其他长辈谋划的。也恰好那时的孔家一直人丁单薄,便十分欣慰地接纳了这个迟到的后辈,结局可谓皆大欢喜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驱动“三低”油气田高质量发展
相关评论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新皇冠体育)
浙icp备11041706号-1